Innilien

MCU美队粉,CE桃子粉,冬盾不逆,盾受,盾佩~!

© Innilien
Powered by LOFTER

Yes,Ma'am!(性转队长!)

这篇也是超级喜欢的队长性转文!(*^__^*) 嘻嘻……

我不是你们认识的ANNA:

一、

Steve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除了黑寡妇用忧心忡忡的眼神看着他,双手交叉纠结在一起有些艰难的挤出一个微笑:“嘿,cap。你醒了,呃……我想要和你说点事情。”

 

Steve脑子里一瞬间有了不少糟糕的想法。

 

“该死的……那场爆炸不会让平民受伤了吧?”

 

“没,除了你之外谁都没事。”

 

“那个疯子博士跑了?”Steve皱起了眉头。

 

“不,纠正上面一句。”Natasha Romanoff特工说道:“除了你和疯子博士之外,他死在爆炸中了。”

 

“那是Bucky……”

 

“不,”Natasha有些失去耐心的打断Steve:“我们没有找到活的他,但也没找到他的尸体,关心一下你自己,Cap。”

 

Steve试着动了动手脚,还好,都还在,他握了握拳头,感觉有点不一样,大概是受伤的结果?不过他觉得血清还没失效。

 

“我觉得一切都挺好……”Steve撑着坐起身子准备下床:“Natasha,你知道,我有四倍——”

 

然后他感觉有什么在他弯腰的时候从他肩头滑过,他侧过头,发现是一缕金色的长发,他有些惊诧的拽了拽——疼,似乎是他自己的。

 

Steve回头去看Natasha,他觉得从她眼里看到了深深同情——

 

“天——”无所畏惧的美国队长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我这次又睡了多久——”

 

 

 

“不,不,不。”Natasha突然意识到Steve想错了,她的犹豫让他往最可怕的梦魇猜测:“相信我,steve,这些头发,不过是某些激素导致的一部分微不足道的副作用,你只昏迷了三天,你还在这个时空,没人离开。”面对那双充满困惑的眼睛,她索性将他从病床上拉起来,在房间的另一面有一块早就准备好的大大的镜子。

 

当她让开之后,镜子里出现的一个金发美女,没有系好扣子的病号服里傲人的大胸蓬勃欲出,腿上因为打着绷带什么也没穿,修长笔直。

 

Steve有些不好意思,直视一位如此暴露的美女不是40年代的绅士做派,他微微侧过脸,然后余光瞄到镜子里的美女也娇羞的一低头。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当他带着不敢相信的神情摸着自己的胸,看到镜子里那个美女也用困惑的表情做出同样动作的时候,他听到Natasha用略微有点复杂的语气说道:

 

“就是这么回事,Steve,我想我们暂时得叫你Stephanie了……”

 

 

神盾局曾经遭遇过很多危机,处理各种稀奇古怪的超能力事件他们也已经习惯了,但是即使是早已经身经百战的Fury局长也没遇到过这种事情。

 

只是对付一个有点神经质的生化博士,复仇者甚至不用出动全员,只有尽职尽责的美国队长带着神盾局的特工们赶了过去,结果那个博士还没发表长篇反派宣言就突然搞了次自爆,为了保护还没来得及疏散的人美国队长只能飞扑过去将那个博士推到窗外的湖里。

 

一个什么毁灭世界的宣言都没发表的反派本身就不符合逻辑,更不符合逻辑的是当他们心急火燎的把队长救上来的时候那件coulson探员亲自的设计的紧身战斗服变得不那么合体,有些地方大了而有些地方明显小了,当他们将队长的头盔取下来以查看他额头上的伤口的时候,那泻下来如金色阳光般的长发让coulson探员下意识的捂了把鼻子。

 

这太不科学了。

 

不,不是指coulson面对衣衫褴褛昏迷不醒的大波长腿穿蓝色连体衣的美女还不如一头金色大波长发受刺激大,虽然这也不科学。

 

Fury秘密的请了Banner博士来为队长诊断,毕竟这位博士算得上是变身方面的专家,虽然两种变身给人的视觉冲击不大一样,然后结论是,Banner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那位有着奇特志向的自爆博士在爆炸物里增加的某种可以通过伤口感染的病毒或者射线或者其他什么东西造成的。

 

什么时候能够恢复?不知道,也许过段时间能够自愈,当然也许永远也好不了。

 

等于没说。

 

如果不是不想让绿巨人出来,Fury一定要狂吼一顿Banner。

 

“如果绿巨人的召唤条件不是愤怒而是别的,这栋楼大概已经要被他拆了。”看着躺在检查床上盖着薄毯的美国队长,Banner最后总结。

 

Fury决定这句话一定不能告诉某人,否则他一定会把Banner打到释放绿巨人为止。

 

或者是某些人。

总之,伟大的神盾局长凝视着薄毯之下的曲线三秒之后决定告诉醒来的Steve现状这件事只能交给女人来做。

 

于是这就是Romanoff特工的任务。


其实这个任务并没有那么难,在经过最初的迷茫和惊讶之后,Steve似乎很快接受了这个现实。


“好吧,”Steve深吸了一口气:“这不是第一次了,”他这时才注意到自己的声音也发生了变化,还好,至少女中音比女高音好:“我是说,大胸,长腿。”他比划了一下:“上次打血清的时候也差不多。而且那次痛多了。”


虽然觉得队长的认识有点偏差,但是Natasha还是稍微松了口气,然后她看着队长开始脱上衣的时候那口气又吸了回去。


“嘿,队长你干嘛?”


“我觉得不用绷带了。”Steve指了下自己的腰:“已经好了。”他取下缠在腰间的绷带,上面只有一道浅粉色的印记。


“真让人嫉妒。”Natasha叹了口气:“我越发的怀念我的比基尼了……哦,不!不是这个!”她走过去一把拉上病房门的探视小窗上窗帘:“我要说的是,请注意一下身为女孩的矜持好吗?”


看着那双不解的眼睛,Natasha不得不指了指队长的胸口:“如果要脱掉上衣,请注意场所好吗?”


Steve顺着Natasha的手指低下头,看到记忆里他从来没有如此坦荡欣赏过的双峰。“对不起。”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急忙穿回衣服,脸色不自觉的有些发红。


Natasha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她就知道无比正直的队长对事情的接受之快只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或者该用她,还没在心理上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女人会有什么不同。


话又说回来,如果适应了的话……似乎也有点可怕。


Natasha不由打了个寒颤,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丢出去。


“嘿,Cap,如果你已经恢复好了,我去给你准备衣服,然后咱们得回局里。”


评论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