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ilien

MCU美队粉,CE桃子粉,冬盾不逆,盾受,盾佩~!

© Innilien
Powered by LOFTER

《美国队长:内战》:为什么Chris Evans是一名焦虑的复仇者

桃子不是我第一个知道面对人群放不开的演员了,不过情况正在慢慢变好还是很不错的。汤包和唐尼叔都快成你桃的灵魂解说了23333最后,不愧是总攻大人,Chrissy很合适你桃哈哈哈哈哈哈哈XDDDD

hiraeth:

我真是……大陆马上上映,我一点儿也没有写文的动力,下午看到滚石的采访就翻了一下。大部分老生常谈,没什么新信息。我把我之前没看过的部分都加粗打下划线了。这篇新闻是个翻译练习,所以只beta了一次,天啦还有几个小时就上映了,激动得想哭

源:http://www.rollingstone.com/movies/features/captain-america-civil-war-why-chris-evans-is-the-anxious-avenger-20160504


标题:《美国队长:内战》:为什么Chris Evans是一名焦虑的复仇者


 超级英雄电影明星作为一名漫威最有价值选手却有着不同寻常的压力:“我喜欢表演——但表演不是你们唯一要求我做的事情。”


一架黑色的直升机在好莱坞林荫大道的天空上嗡嗡鸣响,洛杉矶警局已经封锁了交通,成千上万的市民集聚在人行道上。如果这时是在拍一部漫改电影,现在就是天空裂开、外星人的母舰侵入、星际枪四射的时刻了。但这其实只是漫改电影《美国队长:内战》的红毯仪式——开启了这个五月,所有的这些喧闹都只是预示着一个人的到来,复仇者的领袖,美国队长:34岁的Chris Evans,当他踏出了一辆蓝色的奥迪,他在闪光灯前留下了微笑,走上了红毯。


这辆奥迪不是Evans的主意,奥迪是《美队3》的一个重要赞助商,所以汽车明显地安置在了红毯上。在与他一起拍摄电影的“对手”,Robert Downey Jr.那里,他被要求到达红毯时乘坐与钢铁侠相匹配的奥迪R8s——红色款,蓝色款则代表着Evans饰演的队长。到现在为止,Evans已经拥有了一个轻松自在的晚上,他在坐落于好莱坞山庄的家里准备了一个预热派对,他的妈妈和兄弟,还有一些从波士顿老家来的朋友们,在红毯之前好好进行了放松。但是当他走进影院,坐着奥迪车进行宣传——这就到了该焦虑的时刻了。


“这有点儿让人心烦,”Evans在两天之后说道。“你和你的家人、朋友,坐在一辆SUV(运动型多功能车)里面。下一秒你就被推到了一些奇怪的停车场去做交换。那里有那么多保安和观众。突然之间你走出了你的安全区,这很奇怪,一些很小的事情就能让你崩溃。”


“这很有趣,”Scarlett Johansson说道,她是一个常驻《美队》系列的复仇者演员,从17岁开始就和Evans有着很好的交情。“他非常的容易相处,他喜欢玩儿,他喜欢在人群之中。但每一次我们走红毯的时候,或者他需要出现在一些工作需要的场合,他会变得很紧张。”Downey在红毯之后的鸡毛秀上说了一些相同的话:“Chris Evans是一个非常容易紧张的傻瓜,”他说,“我们马上就要坐进奥迪了,然后他就像‘哥们儿,我不知道——是应该你先走还是我先走?’然后我就‘振作起来!伙计!’”(稍后,他在给滚石做采访时,他也说到了Evans为抽烟一事道歉。*)

(*应该是指今年二月份与友人在餐馆外交谈吸烟被拍一事。)


你或许会认为这些东西对现在的Evans来说都是小菜一碟。他是MCU(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里名号最响亮的一员,换句话说,他的《美队》系列三部曲在迪士尼投资的80亿美元企业中拥有一席之地;还有授权漫改电影《钢铁侠》、《索尔》和《绿巨人》;全明星阵容的复仇者联盟里的顶梁柱,同时还拥有者炙手可热的两部电影。这难道不会让他在面对镜头和粉丝的时候更加从容吗?但是据Evans的说法,他是感到最“不舒服”的明星中的一个了。演戏的那部分还好,但剩下的东西他可是难以掌握。


“一场红毯要持续,什么,30分钟?但是对我来说这就像在烧得红透的煤炭上走30分钟一样,”Evans说,穿着一条牛仔裤坐在家里,头上戴着一顶多伦多枫叶帽,穿着一件手臂上有裂缝的条纹衫。“这不像是记者招待会——招待会的话你只需要坐在房间里,然后他们会被带进来。我可以一整天都做这件事而不会感到崩溃。但是红毯——这让人难以应付。这需要有个量:你处于某件事情的中心,你可以单打独斗战胜一个排队的军团,但如果他们要是把你包围了,那你就等着哭吧。”


Evans的妈妈,Lisa,坐在另一间房间里(红毯结束后她就一直在忙忙碌碌);他一岁的狗,道奇,一只吵闹的金毛、猎犬混血狗狗,坐在他的腿上。这个房子——一栋中世纪年龄的房屋,他在复联1之后买下的——坐落于一个令人惊叹的悬崖边上,可以用IMAX视角俯瞰整个圣费尔南多谷,还有,如果你知道该往哪儿看,漫威影业的总部:这个公司是两种不同感情的交汇点。它是Evans生命中许多愉悦之事的来源,同时也带来了数不胜数的苦痛。


当漫威第一次提供给他美国队长的角色时,Evans不停地回绝。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提出了九部电影合同。(“这有些疯狂,”他说。“如果你要拍摄像是《独立日》那样的大电影,他们会和你签三部电影,但是九部有点太不可思议了。我们把它降到了六部。”)但他也很害怕其他那些舆论——那些电影宣传,全员的周边,去客串,一些辅助的东西。“这算是最超过的请求,要你融入一部电影,”Evans说,“我喜欢表演——但表演不是你们唯一要求我做的事情。”


他也很害怕失去自己的隐私:“为防止你们还没有发现,他其实非常的私密。”她的妈妈说。采访是所有东西里面最糟的一个。“我从一月份开始就已经有些害怕媒体了,”Evans说。“对一些感兴趣的人谈论工作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当我听到一些关于愚蠢事情的问题的时候我很害怕,而且你还得表现得你很在乎这个一样。这是工作的一部分,我要去适应这东西。但这种感觉很恶心,让我感觉挺不可靠的。”


你不会在Evans这样的人身上过于期待这个。他就像是个亲切友好的兄弟,一个心思缜密还身材完美的领导男,为Tom Brady和爱国者着迷,他还曾在一个叫“神秘约会”的桌面游戏中作为一个模特Tyler现身(“最喜欢的课:自习”“理想的约会:在悬崖上散步”)。但事实上,在健美的肌肉线条和闪闪发光的明星三件套之后,Evans只是一个和我们所有人一样,局促不安的、敏感的、有些焦虑的人。


“Chris 像是一束娇嫩的鲜花,”Johansson说,“你只是想拍拍他的背:‘哦,Chrissy。你很好。’不像是Robert[Downey Jr.],他善于在别人面前戴一个面具来保护真实的自己。而Chris的天性并非如此,戴上面具什么的,这完完全全不是Chris的本性。”


 

斯嘉丽向来能一针见血,直击要害。是啊,Chrissy

 


他的另一个问题,Evans告诉我,是他正在承受一种,他管它叫做“吵闹的思想”。这让他总是对每一件事都有另一种猜测,把寻常对话都转变成对自我质疑的一种乱糟糟的摊子。“一个很不错的纠结状态,”他说,做了个鬼脸。他试图通过冥想和信佛使自己平静下来——有一次他花了三周的时间跟着一个印度里希凯什(Rishikesh)的导师学习,他说他读过的西达尔特(Siddhartha)的作品改变了他的生活——通过阅读一些奥普拉(Oprah)推荐的灵媒埃卡尔特·托勒(Eckhart Tolle)的作品。“我已经好多了,”Evans说。但有些时候他依旧挣扎在那些自己思考过度的事情中,和自己超载的意识一起,和那些不曾存在的事情一起。


“我们经常管Chris叫‘思考者’”,他妈妈说,“当我们要长时间驾车的时候,我会说,‘带上你的游戏机,’他说‘不,妈,我会看看外面的风景想事情。’有的时候我就说:‘别想了,宝贝,清空你的头脑,来我们这里,我们这儿真的不错。*’但是这就是他,他从小男孩儿开始起就是这样了。”


(*妈妈指的是不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对Evans来说,活在好莱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不喜欢那些披着愚蠢面罩的讨论,”他说,“有很多次会发现这就是生意需要。这时候就是社交焦虑出现的点了。当你有种‘未投资’的感觉,就像是你在玩儿一种你知道你本不该加入的游戏,你只是在制造更多的烦恼,更多的苦闷,以及更多的要输出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中没有一样是干净的(都带着点杂质)。这是一摊子垃圾,而你就站在里面。”


但另一方面,当他在表演的时候,“你脑子里的一部分开始变得平静,”Evans说。“那些议论都离你而去。会感到你被投入一段经历。在自己真正的生活中乘风破浪(You’re really riding the wave of just living)。”


之后,经典的Evans风格,他在脑子里重复了刚刚说的那一段话。“真是种白痴说法,”他大叫着说,“请千万别把那段话放到采访稿里!Ugh!’在自己真正的生活中乘风破浪’?”他大笑,“(才)不(是呢)!妈蛋!”


Evans在自己的屋里放了一个盾。漫威给他的;有的时候他会在大家微醺的派对上拿出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自拍道具。“你想看看它吗?”他说。我们走到了乱七八糟的门厅的壁橱旁边,他打开了门。把盾撑在了地板上,确切的来说,那是一面美国队长的红蓝星盾的复制品,比看起来要重。“对啊,它很危险,”Evans说,举起它掂了掂。然后他又把盾放回了地面,关上了门。


据Downey的说法,除去其他漫威的授权漫改电影,《美国队长》是,某种奇特意义上来说,最有风险的。人们很容易忘记10亿美元的票房收据,但是那个老旧的、拥有自身道德模范标准和二战时期小心谨慎的老古董角色,他有着一种潜力成为真正的过时之人。队长不喝酒也不讲脏话,直到最近,Evans都在想他甚至都没有做过爱。(“这种意义上来说,他可能有做过,”Evans说,“他需要做爱。但是他会尊重别人——他从来不谈论这方面的事。”)Evans塑造了一个常人无法胜任的非常完美的角色,他把这形容为,“(角色)是一枚拿硬纸板做成的小人”,需要给他注射人性、幽默以及魅力。


“这种演绎角色的方法有些孤独,我觉得Chris饰演队长的方式令人感动,”Johansson说道。“他(队长)会有一种长时间的自我探索品质,而那是Chris给予他的——就像是他在挣扎于某种我们常人都会陷入的困境。”Downey,说服Evans签下角色的他也同意这一观点。“无论怎么说,”他说,“他让美国队长变得更棒了。”

“他有些普通,”Evans承认队长是如此,“他是一个好人,但是他并不那么‘酷’(flashy)。他不说那些俏皮话,他也不会飞来飞去射击导弹。他或许不是那个孩子们想装扮的英雄。所以这很棘手。”


作为一个在萨伯里(Sudbury)长大的孩子,一个距离波士顿大约三十分钟的“郊区小村”,Evans从来没有cos过漫画书里的人物。他喜欢画画和卡通,特别是迪士尼电影(《美人与野兽》让他想成为一名艺术家,他还可以唱完整个《小美人鱼》)但令人惊奇的是,他对动漫没有任何兴趣(“一部也没有”他妈妈说)Lisa是一名家庭主妇妈妈,而他的爸爸是一名牙科医生。在《内战》里有一句Tony Stark说给队长的台词,“有时我真是想打烂你那一口完美的牙齿。(Sometimes I want to punch you in your perfect teeth.)”“我爸喜欢这句台词。”Evans说,(可爱的)(露出了牙齿的)笑了笑。


Evans把他自己的家庭和新英格兰的冯特拉普之家*(Von Trapps)做了比较:他有三个兄弟姐妹,大家都在长大后都进军演艺圈。“没有什么比跟Evans一家一起上红毯更开心了,”Downey说道,“就像是时髦的、多元素的《斗士(The Fighter)》的另一个版本。”10岁的时候,Chris开始在当地的青年剧院进行表演,出演一些剧目像是《绒布小兔子(The Velveteen Rabbit)》和《查理的巧克力工厂(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我事实上应该在那一步就完了的,”他回想着笑出了声,“我本应该饰演威廉·旺卡(Willie Wonka),但最后演了乔爷爷(Grandpa Joe)。”)


 

(*音乐之声合唱团)

 


在高中时期,六英尺高的Evans打长曲棍球和摔跤,但真正的他则是个不修边幅的痴迷戏剧的狂人。他在一些剧目中如《欢乐今宵(Bye Bye Birdie)》里出演角色,在第二年,他被投为“最夸张”之星。(“他本来想成为’最佳服饰’的那个。”Lisa说。)那些日子里,“你开始唱《俄克拉荷马(Oklahoma!)》的任意一句台词的时候,他都会接上,”Johansson说。在一个夏天,纽约演员中介的实习期结束后,他有了一个自己的经纪人,在那不久后乘飞机他搬至洛杉矶,在那里他拥有了帅气的主角的高校电影,《非常男女(Not Another Teen Movie)》《完美学分(The Perfect Score)*》。


(*和斯嘉丽合作的第一部电影)


“他试图找出真正适合他的地方,”Johansson回想到,接着他们两人在稍后的一部电影中再次合作,再之后又过了几年在《保姆日记(The Nanny Diaries)》里面。这部电影里他饰演了哈弗·豪迪(Harvard Hottied)。“他有些被归类于那种所有美国猛男一类的人里面,但是看起来这并没有满足他那种想要创新的强烈欲望。那个时候,我觉得他是在想转为独立的导演,因为我觉得他有种,比起给予,他可以提供更多的感觉。他被自己令人惊艳的外形所困扰,这么说虽然有些滑稽…但是放在Chris身上,这就像是制作公司需要的仅是那些成熟的肉体,而非其他美好品质。”


在2004年,Evans在漫威的超级英雄电影里出演了会改变他一生的角色:新一版的《神奇四侠》。“这令人激动,”对于他的角色强尼·斯多姆,又名霹雳火(Johnny Storm,a.k.a. the Human Torch)他这样说,“这是到那时为止的最为满意的一个收获,要知道这是授权漫改电影的一个希望。所以我感到很兴奋,但同时又有些忧虑——因为电影不完全是我想象的那样。”(Evans对“不太好(not good)”的一种礼貌说法)“这个角色开始与我相绑定,”他说,“我想要做一部能令我感到骄傲的电影,而没有按照预期发展,这真的会让人感觉受到质疑。”


这一连串的经历或许也让他几年后接收到漫威的召唤时变得迟疑、害羞,这一次的机会是美国队长。“被选中令我感到兴奋,”Evans说,“因为已经没有什么办法让我可以参演了。我看着它就像是这次机会可以开启一连串的事件的大门。突然之间,你可以去做这件事了。就像是,’哎呀妈蛋。我干了什么呀?’”


新的电影,内战,集中展现了一个频繁在漫画中被提及,与人类存亡息息相关的问题:是复仇者联盟的英雄们还是治安委员会?谁应该在饱受创伤的民众们醒来后负起责任?这场辩论在美国队长(Steve Rogers)和他的反对者钢铁侠(Tony Stark)和他们在复联1就开始酝酿的小争论开始。当队长告诉聪明且特能贫的Stark“穿上你的战服,我们来打一架。(put on the suit, let’s go a few rounds)”( “我跟你讲,”Evans的妈妈说,“在拍复联1之前,Chris及其害怕Downey。他说,‘妈,我超紧张。我不想毁了一切。’”)有趣的是,这是美国队长——循规蹈矩的“最伟大的一代”之中的一员和政府宣传的切实工具,现在站在了政府的对立面来反对联合国权威;与此同时,Stark,从前的军火供应商和花花公子、百万富翁,支持联合国的掌控。


“这是一个非常棒的角色转换,”Evans说,“一个特工,像是Steve,总是相信政府和军队,但在最近几部电影里,他发现他忠于的政府、集团滥用这些权力。然而Tony,他一直在依靠自己的节奏完成任务,他为自己造成的附带损毁感到愧疚。但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这部电影:这里没有纯粹的反派,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事实上是,我的确认为Tony是对的。Steve优先考虑自己而非他人所需是自私的。这就是电影的画龙点睛之处。


现在他已经完成五部有队长的电影拍摄了,Evans想要饰演一个有更多阴暗面的角色,像是他在2013年《雪国列车》里的杰出表现那样。“自2010年开始,我就没有能超过一年把这身该死的东西脱下来,”他说的是美队的制服。他依旧享受那些经历,但他也对还未到来的事情感到兴奋:“我想要找一个我本应该做的,比如说,一个华而不实的辩护律师,有着滔滔不绝的天赋。”他也想要再次导演,在经历过他的首次主导主演,2014《午夜邂逅》——一部只有3百万预算的爱情电影,预算粗略估计的话和Downey去片场通勤的花费要差不多。Evans甚至在想有朝一日回到纽约,返回大舞台。“那里不会因为一部舞台剧而有一个记者招待会,”他羡慕地说,“你只管做你的工作,做完回家就好了。


Evans在洛杉矶待了有17年了——他年龄的一半——这也磨损了他许多。“我不是对洛杉矶有意见,”他说,“但是洛杉矶是我工作的地方,是我开会的地方,不幸的是,它还是我感到焦虑的地方。有时候洛杉矶很棒,有时候你开着车朝着日落奔去,会想’Ugh,去你妈的好莱坞。’”


我们聊了一会儿,Evans家的门铃响了。“是D!”他妈妈的喊声从另一个家传来。


“我一个波士顿的好友,”Evans说,“和我妈妈在城里,有些和我一起长大的家伙,现在住在这里,会偶尔来串串门跟我妈妈say hi。”


过了一会儿,Evans的老朋友Demery走了进来,带着他11岁的儿子,Noah。“怎么了,伙计?”Evans问。


“嘿兄弟?”Demery说,跟他击掌,“你还好吧?”


Demery带着儿子退到了阳台上去和Evans的妈妈讲话,“这很傻,”Evans说,“D有个孩儿,老天呀,孩子是他的整个世界。我也很想要孩子们。我姐姐有孩子——他们七岁,五岁,三岁——回家后身边有些孩子感觉很好。我也很想在不久的将来有孩子。但还是等一切尘埃落定。”


比如说?Evans笑了。“得找个老婆呀。”他以前和一些女演员有过恋情/绯闻,有Minka Kelly,Lily Collins和已经怀孕的Timberlake Jessica Biel,但现在,他说他是单身。(今年奥斯卡他的女伴是他的姐姐Carly。)


Evans说内战,从定义上来说,是“美国队长的最后一部”。在十一月,他会去亚特兰大拍摄第三部和第四部《复仇者联盟》。“大概要10个月,”他说拍摄,“Ugh。我的身体要碎成一块儿一块儿了。”Downey说漫威电影像是总统任期,在拍摄期间会过早衰老:“我希望他享受那个时刻,当他还又高又俊蓝眼睛的时候。”


《复仇者联盟》4是最后一部Evans会参加的漫威电影。他原本的合同表明他只剩三部,但是像Downey,他的合同在《钢铁侠3》结束,他进行了谈判,并在每一部钢铁侠出现的电影里面得到了相当可观的片酬。Evans也新签了一个合同,希望他也能得到丰富的回报。“哦,是的。”他回答,笑着说,“他们没有把Chris Evans卡片撤出来,就像是’你得到了买六送一哦!’耶,哈哈。”


Evans将要在五点钟离开家乘坐一架私人飞机去凤凰城,和Sebastian Stan参加一个预展。给影迷惊喜。几分钟后,他的朋友和助手Josh进来了拿着一杯绿色的果汁,(Evans:“这是给我的?太好了!”)并且提醒他现在已经4:40了。


“已经4:40了吗?”Evans说,从沙发上站起来。“天了噜!我得走了!”突然之间,他变得极度匆忙。“我得冲个澡,”他说,看起来很发愁。“他们不会丢下我就走吧,不会吧?”


但随后他做了个深呼吸。“冷静,冷静。”车或许会在五点钟到,但他只需要在六点之前到那儿就行了。然后他们需要从伯班克(Burbank)起飞,只需要花25分钟。他还有很多时间。“好了,”他一边深呼吸一边说,“一切都好。”


评论
热度(87)
  1. 懒懒懒吃货hiraeth 转载了此文字
    再现了一只有点焦虑的桃
  2. xsphinxInnilien 转载了此文字
  3. 熊猫温温楚殿ce 转载了此文字
  4. Paranoia楚殿ce 转载了此文字
    有点心疼ce